所属分类: 诗歌 Poem

在上海 In Shanghai

过了今夜
还有三个夜晚
每个夜晚
都有一个少年跑进了昨天
我在港口的雨夜数秒
惊雷,有人翻过高墙偷书
天空是飞鸟的护照
.
飞到
真理决堤的那天
人类终于又见到大海
星星的补丁缝补船底
大船拉着大陆航行
.
After tonight
There are three nights left
Every night-
There is a youngster ran into yesterday
I am counting the seconds on a rainy night at the harbor
Thunder,Someone climbed over the wall and stole the book
Sky is the passport of flying birds
.
Flying until
The day truth break through it’s banks
Human finally meet the sea again
Patch of stars are mending the bottom of the great ship
The great ship is dragging the continent sailing

预言

当凝滞的玻璃花
带着几张脸
穿过匿名的城市
.
当铁皮脱落
黎明现出了黑暗的本色
黄昏如等待麻醉的病人
敲打隆隆的长鼓
.
当一天早晨
太阳用阴影
抠出树木的斑纹
最重要的任务成了写诗
我愿是露台上干净的月亮
折射你细碎的光
.
当长鼓飞溅出小动物的血滴
当血滴不知疲倦地在天空上飞行
飞行的钟声
钻进每一个蛀空的苹果
而苹果该如何掉落
砸向匿名的城市

赋闲快照

几个指头滑在我掌心
泪水的声音会听到甜腻
一想起来,就像过去很多年
就像远方水库的水底
石头那沉默的重心
.
枯竭的日子也不过如此
我忘记折刀的表情
万物枯竭如你的耐心
我现在躺在这片并不是我自己的,被称为家的房屋
然后有几个词语悄然滑过了屋顶
等到傍晚我会做歌声的转译
屋顶和月亮是属于我的
它不同于烂俗的比喻
我躺在琉璃瓦上
泄地无声,水银和月光
直到无力抬笔的时候
就去毒太阳的阳台上静观
旷野下,千百个银幕上游动的黑影
.
哦,几个指头在我的掌心
那把搅动池底的折刀
也搅烂了我手腕里的筋

多少年

多少年,多少次我命悬一线
多少人的命运
被一节一节的轨道串联
像命运,一节一节撞击的链条
在白天的太阳光下
在包裹黑暗的车仓里
.
隐藏了三十年的观点
鱼群在今晚跃出
地衣波动,而线
牢固不损
因为连线
是一种骰子游戏
.
有一双手
吹灭岁月灯丝

呜声

呜声?昨夜你又做噩梦了,又是
关于那个浸着血点的紫色床单
和死亡医生的抑郁梦想。
我要讲出那个使你远离健康的真相
但地心背后的巨大太阳,犹如一个结束的句号
使我们在开口之前便开始沉默。
 .
失去嘴巴,失去声音
你用稚嫩的手,捏碎梦中的黑色铅笔
但还需要疾书,因为暗淡的瞳孔
还不够放声痛哭的尺寸。
在夜半十一点钟,你把桌上的泥土
堆砌成一座土丘,时间的黑胡子便开始萌芽
风化,升华,伸出紫花,埋葬黑色的十月
(那混杂着烟味和麻将声的——你降生的月份)
并在十月的墓前,祭奠最黑色的词语——
 .
你是不想成为我妈妈那样的女人
我是不想成为你爸爸那样的男人
我们俩只是,两者婚姻失败的纪念品,
白昼打理各自出生时的藩篱,夜晚打通彼此。
结婚生子,你想早日越过那些坎,
而带着全家老小度过——
那大大小小的坟。
 .
当时钟拨到闷夏老春,我们北方的孩子也将醒来
去旷野寻找自由——那是在中午起床之后
沉甸甸的头颅面对嘈杂街
喊出第一声啼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