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属分类: 文章 Blog

“个人野史”对谈实录——单向空间,任悦/李扬/杨文彬

968607BB-979B-490C-8485-73D77197CFA1-382-000001405B7B88BC_tmp

单向空间将野史叙事与影像媒介连接在一起,开展了以“个人野史”为题的影像对话系列第一场对谈。这场对谈由长期经营“1416教室”博客和“还乡计划”的摄影理论家任悦做主持,以李扬的《404 NOT FOUND》和杨文彬的《大学社会》两件作品为案例展开,由此引发出有关摄影中的作者意识、公共表达、影像价值、生活与作品的关系以及媒介形式的选择等话题的讨论。

“个人野史”影像对话实录

对谈/任悦 李扬 杨文彬

编辑/杨文婧

宏大的正史往往模糊掉了时代中的生命细节,因此在远离朝廷的草野民间,会产生民间修史的传统,正所谓野史。

影像作为个人野史,并非是“私摄影”的概念翻版:在参与这场对谈的摄影师中,杨文彬的作品《大学社会》在获得映·纪实影像奖时,曾在网上引发了诸多关于大学校园议题和“截图”的讨论;李扬通过口述历史照片形成的关于《404 NOT FOUND》的图文回忆,在媒体传播中引发了大众关于乡愁情绪的普遍共鸣。

这两位摄影师的影像及文字,都是从作者本人所处的生长环境出发,利用摄影为基本的媒介形式,将其所讨论的议题推进到了公共场合传播,并因此为那些正史所没有记录下来的暗角作证。 阅读全文…

Power Play: Inside a Chinese Student Council – SIXTH TONE

Snip20171124_2

SIXTH TONE 在今年七月份时做的一期视频采访。

点击此处跳转观看视频

SHANGHAI — For Chinese students, graduating high school means going from 12 years of exam-oriented education to the relative freedom of university life. But some freshmen are soon caught up in another world of strict rules: the student government.

Yang Wenbin is a 21-year-old senior studying photography at Beijing’s Communication University of China, and a self-avowed “visual author.” When he started documenting his school’s student council, he discovered an organization fraught with power dynamics and hierarchy. 阅读全文…

朱炯×杨文彬:“不针对运行机制思考的艺术家都是抒情分子”

WechatIMG192

对谈时间:2017.10.14

地点:三克影院,三里屯,北京

朱炯:今天很高兴来到三克影院,我是第一次来,杨文彬的一些作品相信大家可能都看过了,但今天的观影条件非常好,用影院荧幕看静态影像是非常独特的,也是我今天特别愿意来的一个重要原因。杨文彬的这组《大学社会》在年初获得二十万奖金的映·纪实影像奖,今年最终入围的十位摄影师,有中国最好的报道摄影师,有中国最优秀的纪实影像摄影师。在这样的十个人里,杨文彬脱颖而出,而他还是个四年级在校生,自然成为一个话题。他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这么拍,今天他会在这里讲述他的创作思路,下面就让他来介绍一下他的作品。

杨文彬:谢谢朱炯老师,我先来解释一下《大学社会》的起源吧。最初我是要拍一组报道摄影,主题是大学舞台。我发现我所在的大学尽管是综合类大学,但我和我的同学作为艺考生,是抱着成为一个演员、导演、主持人乃至艺术家的梦想来到这里的,所以我们的大学舞台就呈现出了独特的复杂性。我们学校有个传统:上届的师哥师姐训下届的师弟师妹,俗称训新。

阅读全文…

反正我们还有许多可以犯错的时间——给自然生长

WechatIMG156

由于成长经验、苦难经验及阅读经验的不同,代际似乎有一种天然的落差。在创作领域,这一落差感的加深,与其说是因为社会总体上对年轻者的“有色眼镜”,倒不如说是年轻者自己依据着“我们想象着他们如何想象我们”的思路去创作作品。藉于这种并不是由任何一个人作为加害者、而是整个生态作为加害者的现实来看,“自然生长”这一概念才显得格外重要又有意义。这一基于年龄为合集的不同风格的创作者行列中,可能水平不同,得到的认可不一,未来有许多各种各样的变动,也因此在观看者这里看起来会显得散乱、没有章法,甚至自相矛盾,但的确或多或少地昭示了这样一种感觉,那就是年轻人可以不仅仅是呆萌、卡通的,也不仅仅是粉红色的,还可以首先是一个人,是一个通过不同形式的创作来逃离既定规划的个体。 阅读全文…

一种进入到别人生活里的渴望 | 亚洲大学生摄影大赛评委专访

0.gif

评委老师,感谢您担任本届亚洲大学生摄影大赛终评评委。为了帮助大学生们提交更多、更好的作品,我们诚邀您拨冗对以下问题简单谈谈看法,公号“守候微光”将据此内容发布一篇微信稿件。

1、大学生拍的什么内容会引起您的兴趣?您期待看到关于什么的参赛照片?

使我感兴趣的内容很宽泛。就大学生活而言,众所周知,大学在任何国家都是学生身份到社会公民身份的过渡阶段。这一阶段会有很多问题和困惑,生活与个体价值之间存在一种“古老的敌意”,使我感兴趣的是从这份“古老的敌意”出发,产生的与生命体验有关的内容。

它们不一定非要是主旋律,也可以是和声,是伴奏,是反调,甚至可以是台下刺耳的白噪音,但一定是出自个体强烈的生命体验,也就是“我活着,我要诉说”的这种感觉,并且有“我诉说,我讲给你听”的这种交流。不是无病呻吟。 阅读全文…